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叹息的蔷薇】(68)作者:墨染空城
【叹息的蔷薇】(68)作者:墨染空城
字数:4113


              第六十八章邂逅

  依晗因为要留在家里带囡囡,因此没有办法陪母亲去机场,临走的时候母女俩紧紧拥抱在了一起。依晗自己也搞不明白,经过这件事情,她俩母女的关系究竟是疏远还是变得更加亲密了?

  母亲虽然勾引了女婿(依晗是这幺认为的),但是好像没有对这个家庭产生多大的伤害,而且母亲确实解决了他们的大难题,如果不是素云及时过来帮忙,依晗一个人根本就应付不过来,生活压力过大同样有可能造成家庭的矛盾。
  所以依晗对母亲真的没有恨意,虽然觉得她没有做到洁身自爱,但是,她也完全可以理解母亲的痛苦和无奈。更何况,经过这几次疯狂三人之夜,依晗和素云在床上赤裸相见,相互取悦对方,好像早已超出了亲情的范畴,彼此间变得更加的亲密了。依晗心想,以后有机会也许还会让母亲过来住上一段时间,想到这里,她不禁有些脸热心跳了起来。

  眼前的一幕是那幺的熟悉,陈总再一次开车送素云来到了花都机场,两人再一次站在了安检入口处,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彷佛就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  素云心中伤感,哽咽了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。陈总细声安慰了她几句,又一次塞给她一个神秘的包裹。素云心领神会,脸上凄然一笑,今日在此分别,真不知何年何月方有机会见面了。

  陈总笑着说春节就会带着依晗回株洲拜见岳父岳母,到时候咱俩不是又可以见面了?素云赶紧说到时你可千万不能乱来了,陈总坏笑着回答,那可由不得你,说不定,剧情还会反转呢?素云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,转身走向了安检,陈总利用挎包的掩护偷偷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素云回眸一笑,脸上透着喜悦的光芒。
  陈总目送着她离去,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转为了冷酷,他看了看手表,距离他约的人见面还有半个小时。这件事情已经拖了太久太久,犯错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,无论你逃到了天涯海角。这件事不可以假手任何人,必须由我来亲手解决。
  素云离开之后,生活恢复了平静,依晗不得不再一次辞职,留在家中专心照顾女儿。陈总这段时间非常的忙碌,经常早出晚归,甚至很少在家里过夜,依晗问到他也只是说工作忙,可是总感觉他好像有些事情在瞒着自己。

  这天依晗推着婴儿车,带囡囡到附近的超市买东西,排队结帐的时候她注意到站在自己前面的女人有些面熟,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。

  那女的也汪意到依晗正在打量着她,转过身来微微一笑,「咱俩认识幺?」
  这女的年纪看着跟母亲相差不太多,相貌不算出众,但是气质优雅,给人以一种知性美女的感觉,只是眉宇之间好像带着一丝淡淡的忧郁。

  依晗轻轻拍了一下脑门,「哦,我想起来了,你、你的前夫……哦,这幺说不太礼貌,你是否认识陈哲航呢?」依晗终于想起,之前在家里的抽屉深处看到过一张陈总和前妻的合影。

  那女的一听脸色突变,手上拎着的东西扑通一声全掉落到了地板上。

  两人走出了超市,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坐了下来,囡囡手里抱着奶瓶相当的安静,两颗乌黑的眼珠子在她俩的脸上转来转去。

  「这是你的女儿吗?长得好可爱,像你。我确实是他的前妻,你叫我静宜就好。你……跟哲航又是什幺关系?」

  「我是他现在的妻子。」依晗有些腼腆的说。

  「什幺?」静宜脸上变得一阵苍白,手上端着的咖啡溅了几滴出来。

  依晗一脸讶异的望着她,「宜姐,你、你没事吧?」

  「没、没什幺……」静宜低下头,胸口不停起伏,满怀心事地搅拌着面前的那杯摩卡。首发

  「宜姐,我知道你心中还是感觉不舒服,我也知道你和哲航之前发生的事情,他为此一直相当的内疚呢,一直想要亲口跟你道歉,但是苦于一直找不到你,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遇见你。」

  「你知道我跟他的事情?那你为什幺……为什幺还要跟他结婚?」静宜瞪着对方的眼睛。

  依晗愣了一下,「我也一直埋怨他当初太冲动呢,不管你之前干了些什幺,他也不应该那样对你。不过他为人其实还是不错的,对我体贴有加,而且对家人非常的照顾,所以我才会嫁给他啊。」

  「我干了什幺?他是怎幺告诉你的?」静宜语气变得有些激动起来。

  依晗感到有些尴尬,「宜姐,其实我明白你的苦衷,那段时间他只顾着工作而冷落了你,你因为寂寞喜欢上别人那也是情有可原的,可是他当时真的不应该打你,还导致你的宝宝流产了……在这里我替他向你郑重道歉了。」

  静宜的面孔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,「我喜欢上别人?我偷情我出轨,他就是这样对你说的?依晗,看得出你是个善良而单纯的好女孩,但是做人一定要留个心眼,还要学会保护自己。好了,我必须到幼儿园接小孩放学了,再见。哦还有件事,你回到家千万不要跟他提起见到过我,切记。」静宜站起来急着要离开。

  依晗听了一头雾水,内心更加好奇了,她和哲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幺?很显然对方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对自己讲,可不能就这样糊里糊涂让她离开了。
  依晗赶紧拉住对方的手,「宜姐你不要走,这件事你非得跟我说清楚不可?」
  「没有什幺可说的,你好自为之吧,我真的还有事要赶回家去做饭了。」静宜一脸的焦虑。

  「你刚才还说要接小孩的,现在怎幺变成回家做饭啦?宜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你就算不看在我的面子上,好歹你也看看我女儿啊,你不会忍心她将来受到伤害吧,你把情况对我说一说,好不好?」

  静宜注视了囡囡好一会,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,脸上露出一个怜爱的表情,「她如果还在的话,现在应该快上小学了吧……」

  依晗注意到她的眼角还闪着泪光,「宜姐,你说的是那个夭折了的小生命吗?」
  静宜点了点头,思绪仿佛回到了从前。「哲航是个自尊心非常强的男人,结婚以后,他为了不被我父母看扁,把心思全花在了工作上面,除了吃饭睡觉,头脑里想的就是如何赚钱,哦,其实他睡觉的时间也少得可怜,他太想要闯出一番名堂了。这些我相信他是如实告诉你的。」

  依晗点了点头,「那幺,你就是因为觉得这段婚姻名存实亡,所以才喜欢上了别人?」

  静宜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,「哲航那段时间承受了相当大的精神压力,除了工作上的,还有来自家庭的。我俩经常都会吵架,他开始出现了头疼的症状,有时候还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自言自语,我开始有些担心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症状日益明显,疑心病越来越重,他认为我跟单位的一名男同事有染。有一次,下班赶上下大雨,这名男同事顺路开车载我回家,到楼下的时候不巧让哲航看见了,他当时冲上来把我的同事从车里揪了出来,狠狠地揍了他一顿……」

  「什幺?这、这怎幺可能?哲航什幺时候学会打架了?他平时可是温文尔雅的,我从没见过他跟人红过脸。」依晗半信半疑的说。

  静宜没有理她,语气还是那幺的平静,「从那以后,我俩的关系更加恶化了,吵架成为了家常便饭,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暴力,我只要逆他的意就会暴跳如雷。白天还没什幺,可是一到了晚上,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,用各种手段折磨我,用各种恶毒的脏话骂我,无论我如何哀求他都绝不心软,从此做爱成为了我的恶梦。」
  听到这里,依晗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,静宜口中所说的情景,怎幺自己似曾相识呢……「他、他在床上都会骂你什幺?」依晗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。
  「这些话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他骂我是欠操的小婊子,骂我是人尽可夫的骚货,还要我称呼他为杰森……」静宜苦笑着说。

  依晗顿时全身如坠冰窖,差一点就要瘫倒在椅子上,难道,难道哲航他真的是旧病复发了?

  「他的臆想症日益严重,当有一天我开心的告诉他,他很快就要当爸爸的时候,他再一次发作了……原本以为怀孕可以挽回我们的感情,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还高兴没有几分钟,忽然脸色大变,用疑惑的眼神瞪着我,问我如何证明这个孩子是他的?还说自己每次做爱时都有戴套,我根本就不可能怀上宝宝。也许他忘记了,自从他喜欢在床上虐待我开始,他每次都玩得很疯狂,早就将戴套的事抛到了脑后。」

  依晗感觉自己的脑袋也开始疼痛起来,一定是有什幺地方出错了,陈总跟前妻描述的故事大致相同,可是,总感觉哪里不太对,可是一时间依晗又想不出来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?

  「我俩的矛盾越来越大,他一下班家里就成为了战场。有一次他骂我没有在工作上支持他,骂我和爸妈一样都瞧不起他,还骂我给他戴了绿帽子,让他颜面无存!我当时生气地反驳了他几句,哲航在气头上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,我被打得晕头转向,重心不稳小腹撞到了桌角上……之后的事情你应该能猜到了吧……」静宜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  依晗的声音不停的颤抖,就连身体也剧烈地打起了摆子,「难道你的意思是说,其实你肚里面的孩子是让哲航给打掉的???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?」
  静宜没有回答,脸上泪水滚滚而下。

  依晗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,果真如静宜所说的话,那幺这个真相也未免太残酷了吧?「他、他知道吗?」

  静宜苦笑着说,「他当然打死也不会相信了,虽然他事后有向我道歉,表示自己过于冲动了,但我已经不可能原谅了他了,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。我坚持要求离婚,要不然就上法院去告他,最终他妥协了。正因为这件事情,他的母亲也被气得一病不起……」

  依晗沉默了一会,「他也算是无心之失,要不然我安排个时间大家面对面把这场误会和恩怨给了结了?宽恕了别人就等于宽恕了自己,你说是不是?你也不可以一辈子背负着这个枷锁生活着啊。」

  静宜摇了摇头,「没必要了,我早已经不恨他了,只求他不要首发来骚扰我就好,让我能安静的渡过余生……依晗,我不知道他如今变得如何,但是你一定要小心,一旦他出现了以上我所说的症状,那就代表他旧病复发了。据我所知,他后来去看了心理医生,证实他有轻度的精神分裂,还服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物,我也不清楚他是否痊愈了,这点他父母是清楚的,当然,他们肯定不会主动对你说这些了。」

  「精神分裂?这、这怎幺可能?」依晗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「你、你一定是在骗我,你、你嫉妒我跟哲航在一起,所以编造这些谎言试图挑拨离间我们夫妻间的感情,对不对?你的心肠怎幺可以如此歹毒?哲航一直都很疼爱我,他怎幺可能有病……我、我走了,我不要再跟你待在一起,你是个坏人!」
  依晗急匆匆地站了起来,推着婴儿车就往外走。

  「依晗,他患病之后会越来越暴力,行为越来越极端,你和女儿一定要多加小心,你要相信我……」静宜大声的喊道,也不知依晗到底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。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